chenqy的温暖博客

撒哈拉沙漠,来到就是缘

很喜欢三毛的一句话:我是一个像空气一样自由的人,妨碍我心灵自由的时候,绝不妥协。

三毛不远万里,与荷西两人在撒哈拉定居生活,我很佩服三毛的勇气。做一个自由人,思想自由,精神自由。



今年的二月份,我跟随大队来到了撒哈拉,家里人极力反对这件事,但我置之不理,有些事情要坚决点。

大队的人有我的好朋友,他们是来撒哈拉检测地质的,我则是来玩玩,也是来体验一下当年三毛在这里生活的心情。

大队把帐篷搭在当地人附近,以便一有特殊情况好照应。

撒哈拉沙漠一到了晚上,温度顿时下降,大队的人都是白天干活,晚上所在帐篷里聊天的。我跟他们插不上嘴,便出来走走。

外面的风沙很大,我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还是感觉冷。我拿着驴迹沿着有灯光的方向走去,发现那是一户萨哈威人,一家子围着一个破烂的木桌说笑,他们具体讲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但是从他们的神情上来看,应该聊得很开心。

我透过微卷的帐篷帘子看着他们,尽管他们没有丰富的金银,没有足够的食物,也没有暖和的衣物保暖,但是,一家人简简单单的交谈便可以很温暖,令人愉悦。



撒哈拉沙漠大约形成于二百五十万年前,是世界第二大荒漠,现在还有大约250万人生活在撒哈拉范围内,主要分布在毛里塔尼亚、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有属于阿拉伯语系的柏柏尔人,图阿雷格人,撒哈威人和摩尔人;以及一些黑人种族,如图布人,努比亚人,萨哈威人和卡努里人。

这些种族都很古老,人们也很贫穷,三毛描述当年的情况就很真实,这儿的人生病了不会用药,女性基本处于最下等地位,还有各种怪风俗。

经过一个礼拜的巡察,我领略到了撒哈拉沙漠的真正风情,大队即将回去时,住在旁边的摩尔人的小女孩送了我一个石块,上面刻着画,我也看不懂,但我心里知道,这是她送给我的离别礼物。

大队徐徐前行,穿过一望无际的沙漠,转身看到星星点点的帐篷,或许在有生之年还能回到这儿再看一眼,撒哈拉沙漠。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