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qy的温暖博客

唯望此爱爱未老

 

天荒地老,海烂石枯,不离不弃。

蓉姐与丁哥已相恋了五个年头了,依然热情不减,这对标准的恋人通常是他人口中的恋爱模范。

但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疑问:他们这么相爱,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蓉姐是家中老大,父母身体病残,下面还有三个弟妹要读书,蓉姐便自己承担了家里的这个重任,努力赚钱养活这个家。

蓉姐读书虽不多,但她为人善良贤惠,又能干,村里的许多小伙子都暗暗喜欢她。

但蓉姐除了丁哥一人,其他人都看不上,并不是因为丁哥家中富裕,而是另有原因。

丁哥在这个村里算是头等的大户人家,父母在外做布料生意,丁哥则在家里的店铺里打理一些事务。他是家里的独生子,每个人都宠着他,但他并不因此变得骄横。

蓉姐第一次见到丁哥的时候是在自家的庄稼里。

当时,蓉姐正顶着烈日,在地里做活儿。忽然,听到旁边干活的小姑娘们悄悄议论,说是丁家的大公子过来了。

蓉姐站直了腰,瞥眼往田埂便看了看,只见一位神清气爽的小伙子骑着单车慢悠悠地往自家的庄稼地里来了。

蓉姐高声喊了一下,“你,停住。别踩到我家的菜地了。”

丁哥听到这声音,便停住了,望了望蓉姐,笑了,说:“你就是蓉姐吧,你家人找你,托我过来告诉一声的。”

蓉姐听了这话,脸顿时火辣辣的,感觉就像是被人当众扇一巴掌。

第二次与丁哥碰面,那可有意思了。

当时,丁哥正在店铺里与客人谈话,蓉姐突然闯了进来,说是要买布料。丁哥看她急匆匆的,便问是想要什么布料。

蓉姐看又是那个讨厌的人,便不想多说,直说是要摆酒的那种布料。

丁哥笑了笑,说,我这儿摆酒的布料很多,你是要哪种呢?

蓉姐实在是忍不住了,便大声嚷嚷:“都说了是要摆酒的。”

“嗯,那咱这边看下布料吧。”丁哥纳闷这姑娘脾性怎么这么火爆呢?

“你,你就是蓉姐吧。”丁哥问。

“ 不错,有事吗?”

“村里的人都说蓉姐是一位温柔善良的好女孩,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不像啊?”

“又关你事?”

“的确不关我事,我只是很好奇你好像对我特别反感?”

“哼……”

丁哥看着蓉姐憋红的笑脸,微微地笑了笑。

第三次算是一次浪漫的邂逅。

蓉姐在生日的当天都会去村后的桃花林里唱歌,以表庆祝。这天,蓉姐像以往一样,正坐在洁净的石头上轻轻地哼歌,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进来,“好听!”

蓉姐转过身来,见到又是丁哥,便问:“你怎么在这儿?”

“听到歌声,便过来看看。”

“那你是怎么想到这桃花林来的?”

“驴迹啊,闲的时候就玩玩,所以到这儿了。”

“你还真是闲啊……”

丁哥问蓉姐怎么会坐在这里,蓉姐直说了原因,丁哥笑了笑,说,“我说你还真是奇怪,好好的姑娘家不在家呆着过生日,跑这里来唱歌过生日啊。”

“不行啊。”

“行,嗯”丁哥顺手摘了一朵桃花递到蓉姐面前,并说,“生日快乐。”丁哥顿了顿,接着说,“虽然这礼物微博,但这是我的一片心意。”

蓉姐的脸又开始火辣了,小声地道了谢。

之后丁哥都时不时地出现在蓉姐的视野里,庄稼地,村里的晒谷场,猪圈,而且每次都会带着美味的小吃过去。

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他们在谈恋爱,所有的人都祝福他们两个人幸福。

奇怪的是,丁哥没有上门提过亲,蓉姐也不着急嫁,五年过去了,即使双方的家人怎么催促,两个人就是不动于衷。

直到有一天,丁哥突然暴病身亡,这个谜团才被揭开了。

原来,丁哥自小就患了一种不治之症,医生诊断说随时会死,但不知道是何时,可能是明天会死,也可能是十年之后,都说不准。

丁哥深晓此病之害处,遂不敢与村中姑娘接近,深怕害了人家姑娘的一生。但遇到了蓉姐之后,丁哥一直心神不宁,他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姑娘。他跟蓉姐表明心意后,也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但蓉姐丝毫不受影响,并说:“只要我们两人相爱,即使是天塌下来我都不怕。我们也不用结婚,只要有心,就心满意足了。”

丁哥也赞同此等做法,一来不结婚,如若他自己死后,蓉姐便可另嫁他人;二来,自己也可以多点时间去关心照顾蓉姐一家人。

但丁哥错了,在他死后,蓉姐并没有如他所愿另寻新欢,而是为他孤独终老。

情是一种可怕的毒药,一旦服用便无药可救。蓉姐对丁哥的情之深,是比大海还深,天空还高,人一生若得此物,不虚已。

评论